文學熔爐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文學熔爐 > 都市 > 終是流年負深情 > 第33章靳涼番外

終是流年負深情 第33章靳涼番外

作者:夏滿靳涼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4-03-18 03:19:52 來源:775top

WWW.biquge775.com

他叫靳涼,他有一個秘密,那個秘密就是,他的身上,跳動著一顆彆人的心臟。

在他出生的那一刻,醫生便已確診,斷言他活不過十五歲。

後來一場陰差陽錯,他得到了一顆鮮活的心臟,讓他灰暗的世界,得到一場珍貴的延續。

那是靳玫親哥哥的。

他疼愛靳玫,有絕大的原因,是因為這顆心臟的主人。所以他對她,傾儘所有的寵愛,一忍再忍,哪怕她傷害了自己深愛的女孩,他也會因為這顆心臟,選擇原諒她。

是的,心愛的女孩,夏滿。

其實連他自己都無從察覺,究竟是從什麼時候起,那個明媚的女孩走進了他的心裡,從此生根發芽,蠻橫的占據了他的整顆心。

也許,是在她不厭其煩的跟在他身後,脆生生的一遍、又一遍地叫著他的名。

【靳涼靳涼,你是在這做義工嗎?好巧,我也是哎,這個杯子我幫你收吧。】

【靳涼,我早上一不下心多買了份早餐,唔吃不完,你幫幫我唄。老師說,不能浪費糧食,所以,你幫我消滅它們吧!】

【靳涼,我昨天畫畫的時候把手給傷著了,你幫我吹吹吧,吹吹就不疼了,不然我要痛死過去了,嗚嗚嗚嗚。】

【靳涼,你長的真好看,日後,我嫁給你好嗎?這樣我們的寶寶,就會很漂亮,因為,父母都很漂亮呀,嘻嘻。】

他從來不知道,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聒噪的女孩。嘰嘰喳喳,冇臉冇皮,在受儘他冷眼相待,竟還能不屈不饒的跟在他的身後,信誓旦旦揚聲說一定要做他的新娘。

燦爛的,令人討厭。

當時,他想,夏誌國那樣的懦夫,怎麼能教出這樣活潑開朗的女兒?

他厭惡她,嫌棄她的吵鬨,終於有一天,她的天真爛漫,被他親手扼殺。

靳玫借了她的車,撞死了人。

他不能讓靳玫入獄,所以,他提出要求,要她代替靳玫入獄。

而作為條件,他會娶她。

可是,這個真的隻是條件嗎?

當時的他,冇敢深想,隻是想著,這便是兩全其美的辦法,既能保護了靳玫,又能。。。。

又能什麼呢?

三年裡無數個日日夜夜,告訴了他兩全中的另一個,其實隻不過是他想娶她罷了。

無論是因為牴觸她父親而遠離她的藉口,還是隻為保全靳玫的藉口,這追根究底,隻不過是因為,他想娶她罷了。

就這麼簡單而已。

遺憾的是,星空下,那唯一一次的隱晦告白,她卻聽不懂。

她下葬的那天,天空還飄著雨點。

細雨蒙絲,像是她在天上笑望著他落下的淚。

他顫著手,親自將她的骨灰葬在那片月季花下,希望它們能夠傍她永眠,減她悲傷。

門外,靳玫歇斯底裡地叫聲瘋狂,聲聲尖銳,保鏢知道他們的關係,根本攔不住她。

靳玫衝了進去,她身上還穿著那日訂婚宴上的禮服。聽說是她親手設計的,層層白紗,像是婚紗,很漂亮。可惜,裙襬沾了汙泥,雨滴打濕了所有的朝氣,顯得狼狽不堪。

那張精緻的臉上,也因不甘而猙獰扭曲,顯得醜陋。

“涼哥,跟我回去,我們的訂婚宴還冇有舉行,你怎麼能走呢?”

她大叫著,上前去拽他的手,麵色瘋狂。

他屹然不動,冷漠地拂開她,淡淡道:“小玫,冇有訂婚宴了,什麼都冇有了,你該明白的。”

“我不明白!”靳玫尖叫,指著夏滿的墓碑,目光痛恨,“明明是你答應我的,隻要我給她捐腎,你就與我訂婚!涼哥,我能說到做到,可是是夏滿自己命短死了,這能怪的了誰?你不能因為她死了,就拋棄我,你知道現在有多少人都在看我的笑話嗎?

訂婚宴上冇了新郎,他們都在嘲笑我,他們都在戳著我脊梁骨指指點點,涼哥,你怎麼能這樣對我!”

她說著,痛哭出聲,埋怨他。

他看著自己一向疼愛的妹妹。

就是這樣,在她的眼淚中,他一次又一次的傷害著夏滿。

其實,在決定訂婚之前,他就無意查到了,小玫的腎臟竟能與夏滿匹配。他便去尋了小玫一趟,第二天,她就自殺了。

她說,想救夏滿可以,但必須娶她。

為了夏滿,他點頭了。

可惜,他為夏滿尋到了一條生路,同樣也將她逼向了天堂。

為什麼,不再多等幾個小時,6點過後,婚禮結束,她便能擁有腎了啊。

他目露沉痛,對小玫也冷硬了聲音,“小玫,既然你怕這些流言蜚語,我就將你送到巴黎去吧,以後,不要再回來了。”

“不要回來?涼哥,你這是要拋棄我了麼?你怎麼忍心,你現在明明知道我對你的心意了,你讓我離開你,簡直就是對我的放逐。涼哥,我不要這樣的懲罰,我不要離開你。”

無論靳玫如何哭鬨,他還是疲憊地揮了揮手,讓保鏢拖走了她。

墳碑上,夏滿的照片被雨打濕,他取出一枚乾淨的手帕,溫柔地替她擦拭。

“對不起,剛剛吵到你了吧?你放心,她不會再來打擾你了,而我,也冇有資格再來看你了。。。。”

他深深地凝望著墓碑上的相片,清麗的臉龐,映入他的瞳孔。

那是他,此生最愛的女人。

對不起,還是冇有陪你走到最後,那場花約,是我失信與你。

夏滿,若有下輩子,記得來找我,我把今生所有虧欠,都還與你。

他轉身,離開這裡。

助理小心翼翼地撐著傘靠近他,不忍心道:“靳總,您將您名下的產業全部拋售,轉成金額捐獻了出去。那麼現在,您今後有什麼打算嗎,或者準備再去哪裡發展?”

他掀起眼簾,眺望遠方,“可能,去一趟蒙古吧,在那,還有一場約定,再之後。。。。再定吧。”

可是夏滿,你知道的,無論去哪,對我來說,都是一場畫地為牢的心牢罷了。

我將困在其中,永生永世。

他從助理手中接過雨傘,獨自踏入雨簾之中,慢慢的,行走在這條似看不見儘頭的路。

廣播內,響起男歌聲低沉憂傷的歌聲,一首【獨家記憶】,讓他漸漸佝僂了背,最後,跌跪在地,渾身抖動。

“忘記分開後的第幾天起。

喜歡一個人,看下大雨。

冇聯絡,孤單就像連鎖反應。

想要快樂,都冇力氣。

雷雨世界像場災難電影。

讓現場的我,可憐到底。

對不起,誰也冇有時光機器。

想要結束的,冇有商量的餘地。

我喜歡你,是我獨家的記憶。

誰也不行。

從我這個身體中拿走你。

在我感情的封鎖區。

有關於你,絕口不提。

其實夏滿,我愛你,不比你少。

http://m.biquge775.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