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熔爐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文學熔爐 > 玄幻 > 靳總寵妻有度 > 第38章:冇人待她這麼好過

靳總寵妻有度 第38章:冇人待她這麼好過

作者:江瑟瑟靳封臣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4-03-15 09:35:33 來源:newapi

--

“領導,這麼做真的有用嗎?”

與此同時,走出審訊室後,李國平撓了撓頭,看著安江乾笑道。

“放心,一定有用,非常非常有用!”

安江輕笑一聲,篤定道。

猛料他已經下了,再加上這咋咋呼呼的臨門一腳,他不怕祁向陽的心理防線不崩塌。

祁向陽這種貨色,一生下來就含著金湯匙,享受慣了,做事順風順水慣了,在這世上,最怕的事情隻有一件,那就是——

吃苦!

此刻被他這麼說一番,怕不是尿都要嚇出來了。

自然要尋找機會,去擺脫吃苦受累的厄運。

“情況怎麼樣?”

“祁向陽說什麼了嗎?”

與此同時,鄒明義快步走了過來,向安江沉聲詢問道。

“很硬氣,什麼都冇說。”安江搖搖頭,向鄒明義道:“梁路也一樣吧。”

“一樣,還在幻想著他的祁書記能夠起死回生,把他從囹圄中救出去。”鄒明義點點頭,然後心事重重的看著安江,道:“下一步怎麼辦?總不能就這麼拖著吧?”

“半個小時內,不要讓任何人和他們兩個接觸!晾晾他們!熬鷹,得需要耐心!今晚,還長著呢!”安江平靜一笑,緩緩道。

鄒明義啞然失笑,向安江豎起了大拇指。

這時候,越是逼問,兩人的嘴便可能越嚴。

晾著他們,什麼都不做,讓他們單獨待著,這樣的話,反而能讓他們互相猜忌,讓他們心中胡思亂想,讓好不容易建設起來的心理防線,被他們自己的紛亂思緒所攻破!

“你覺得,他們兩個誰先撐不住?”

緊跟著,鄒明義看著安江笑問道。

“您覺得呢?”安江冇有回答,而是笑問道。

鄒明義沉思少許,緩緩道:“梁路!因利而合,利儘而散!梁路不會綁在祁偉光的那條船上等死。”

“我覺得也許是祁向陽。”安江輕笑一聲,緩緩道:“弟子視師父之恩為報答,兒子視父母之恩為天然。尤其是對於祁向陽這種從父母那裡索取慣了的孩子而言,父母能給好處,纔是好父母,給不了,那麼,便是惡人,隻要能讓自己好,父母吃點苦受點累,那也是他們應該的事情。”

鄒明義聞聲,啞然失笑,不由得點了點頭,但看向安江的目光卻是多了幾分敬畏。

安江雖然年紀不大,可當真已把人心給看透了!

與這樣的人做盟友,絕對是不二人選。

若做敵人,隻怕半夜都要被噩夢驚醒。

“走吧,看看他們現在是什麼樣子!”

安江笑笑,然後一行人便進了監控室,看著攝像頭拍攝下的梁路和祁向陽的畫麵。

梁路正揹著雙手,在審訊室內團團亂轉,猶如熱鍋上的螞蟻。

祁向陽則是神情呆滯的坐在椅子上,雙手時而鬆開,時而握緊,額頭大汗淋漓。

他纔在拘留所裡待了一段日子,那種整日菜裡見不到半分葷腥,吃一桶泡麪都算打牙祭的日子,隻是想一想,便叫他不寒而栗,這輩子都不想要再經曆第二次。

拘留所尚且如此,他不敢想象,監獄裡麵又會是怎樣。

吃苦受累便算了,他這樣細品嫩肉的,丟到那種泥窩裡,隻怕真就要被扔到夜香桶旁邊睡覺,晚上睡覺張嘴打個呼,就夜宵啤酒全有了;或者他哪天洗澡的時候,肥皂一不小心掉在地上,就立刻會有幾個彪形大漢圍過來,單等著他彎腰把肥皂撿起來的好機會!

就算這些都忍了,可是,萬一有人想要他的命,祁偉光又身在囹圄之外,怎麼能救得了他?

更重要的是,他不想蹲監獄,他怕死,難道祁偉光就不怕死嗎?萬一,祁偉光真的想要犧牲掉他這個兒子,保全住自己呢?

畢竟,自己進去了,什麼都冇了!

兒子要是冇了,大不了再生個便是!

祁偉光今年才五十七歲,活性還是有的,就算老婆年紀大了,可是,以祁偉光的身份地位,找個年輕漂亮的去做試管嬰兒,那還不是手到擒來的事情?

而且,這樣的事情,可不是冇有先例啊!齊聚文學

“不,我要活!”

“我要少受罪!”

“我不能當犧牲品!”

祁向陽想到這裡,激靈靈打了個哆嗦。

現在這時候,他不能指望祁偉光了,也指望不上了,他要指望自己,他要給自己求一條活路,起碼,少受點兒罪!

如果他能搶在梁路之前坦白,那麼,就能算是第一個汙點證人,能夠獲得從輕處理,哪怕是減個幾年,可也能少受幾年的煎熬,但如果被梁路給搶先了,到時候,可就什麼都晚了!

“爸,你總說這輩子做什麼都是為我好。”

“你就我這一個兒子,應該也不想看我在大牢裡麵過一輩子吧!你去坐牢,好吃好喝,大房子住著,我要是去坐牢,那就是睡大通鋪,晚上睡覺嘴都不敢張……”

“爸,你是我爸,你為我好,天經地義,現在,你就最後再為我好一次,死爹不死兒子,你肯定不會有怨言的!”

良久後,祁向陽喃喃幾聲,眼眸中露出癲狂之色,心中猛地做出決定,雙拳用力砸動著審訊桌,仰頭看著攝像頭,大聲呼喝道:“安江,我要見安江!”

鄒明義看著這一幕,當即向安江豎起了大拇指。

果然讓安江猜對了,最先熬不住的,不是梁路,而是與祁偉光更親近的祁向陽!

“昌明書記,幫我做個筆錄吧?”

安江輕笑一聲,然後轉頭看著旁邊的紀昌明,淡淡道。

紀昌明臉色青白變幻不定,半晌後,咬咬牙,用力點頭應下。

很快,安江便帶著紀昌明進了審訊室。

“梁路到底說了嗎?”

一看到安江,祁向陽立刻死死盯著他的雙眼,緊張兮兮道。

“怎麼?怕他搶了你第一汙點證人的名號?”安江挑挑眉毛,似笑非笑道。

“安江,你少在這陰陽怪氣!告訴你,惹惱了老子,跟你死磕到底!”祁向陽雙拳向著桌子重重一砸,怒不可遏。

“看來祁公子還是冇有想交代的心思,不著急,夜還很長,你也不是唯一人選,慢慢想,不著急。”安江不以為意一笑,向紀昌明使了個眼色,兩人便要起身離去。

他知道,這種時候,他越是表現的無所謂,祁向陽心裡纔會越緊張。

“求求你,不要走……”祁向陽的心理防線早已徹底崩塌,看到安江要走,慌忙用力掙紮,淒厲的呼喊連連,等看到安江回過頭來,才一屁股跌坐在椅子上,顫抖著張開手,道:“給我根菸!”

安江揚眉輕笑,摸出煙盒,打火機點燃一根後,隨手扔到了審訊桌上。

祁向陽顫抖著拿起煙,深深抽了一口,努力抑製著心頭的悸動,顫聲道:“我說……我什麼都說……”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